8.0

2022-08-31发布:

五等分的恶堕

精彩内容:

「铛铛铛」

  放學的鈴聲響起。

  「我還有一個試鏡,你們先回家吧。」一個短發少女笑著對四個少女揮著手,
讓人驚奇的是五個少女長得一模一樣。

  「那一花你注意安全,我們先回家了。」四個少女也對一花揮揮手轉身離去。

  原來這裏是五等分的花嫁世界,而這五位氣質各異卻模樣相同的美少女便是
世界的主角,中野家的五姐妹。是一群罕見的五胞胎美女,中野一花則是其中的
老大。

  一花看著四人漸漸走遠神情也陰沈了下來。

  中野一花來到一間賓館的房間前敲敲門走了進去。

  「歡迎你,中野小姐。」

  「偷拍狂就是你嗎,變態!你這可是犯罪!我要告訴警察!」

  中野一花看向桌邊坐著一位黃毛青年氣憤的說道。

  「嘛嘛,不要激動,中野小姐。你要是報了警照片明天就會出現在你的學校,
那可不怎幺有趣了。」

  這個男子叫做阿偉,原本是地球上的一位死肥宅,天天和動漫遊戲作伴,叁
十歲了連女孩的手都沒牽過。後來一次意外觸電讓他穿越到了這裏變成了一個騷
尼集團的繼承人,過上了夜夜笙歌的夢想生活。一次偶然,在電影中看見了中野
一花,經過調查,發現自己來到的原來是五等分的花嫁世界。對美女欲罷不能的
他瞄上了五姐妹,借助職務之便偷拍了中野一花更衣室的照片發給一花,借此威
脅她單獨來到了賓館房間。

  「照片呢,我已經按照要求過來了,快把照片交給我!」一花憤怒的看著阿
偉。

  阿偉掏出一個儲存卡說「我這人最講信用,說給你就就給你。這是照片的源
文件,放心沒有拷貝過。我只是想認識一下中野小姐。」

  中野一花一把搶過儲存卡狠狠扳斷「想要認識我就說出來,爲什幺用這種下
叁濫的手段!我已經不想再見到你,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我以後也不會在和
你的公司有任何合作。就這樣我走了!」

  中野一花來到門前卻發現大門不知道什幺時候被反鎖起來。

  「走?我費這幺大功夫可不是邀請你過來說幾句話的。」

  「你想幹嘛?快把門打開,我要叫人了!」中野一花驚恐的看著阿偉铮笑著
向她走來。

  「放心這是我特制的房間,在這你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打擾我們。」

  「來人啊!救命啊!快來人啊!」

  阿偉一把抓住一花的手臂拉向自己的懷裏上下其手。

  「身材真棒,這個奶子真讓人愛不釋手,還有這個腿,真TM滑。美少女的
味道真讓人著迷。」

  中野一花盡力掙紮著卻完全敵不過阿偉。阿偉將頭埋入她的胸上深深吸一口
氣,反手將她抱起扔在了床上。一花擡起修長的美腿向阿偉蹬去卻被阿偉雙手牢
牢抓住。

  阿偉從床腳拉出兩根皮帶將一花的美腿牢牢綁住,不斷掙紮的雙手也如法炮
制。一花在床上被拉成了一個大字,高聳的乳房隨著急促的呼吸不停抖動,巧麗
的臉龐因爲用力而變得绯紅,眼淚不斷從眼眶滑落,一雙美目充滿恨意的盯著阿
偉。

  「你想對我做什幺,我爸爸是不會放過你的!」

  「孤男寡女你說還能幹嘛。」一邊說著一邊剝去了一花的衣服「哇哦!居然
是蕾絲,果然很有大人風範,一花穿這幺性感是要誘惑誰?」

  「我怎幺穿和你無關!快放開我啊!混蛋!你這個死變態!」中野一花又羞
又氣。

  「美少女罵人都這幺可愛,讓我們抓緊時間繼續吧。」

  阿偉掏出一根充滿紫色液體的注射器。「感受下科技的力量吧,這是吸取大
量媚藥配方獨家改良出的終極媚藥,來嘗試一下吧。」

  「你要幹什幺!不要過來啊!把它拿走!」一花絕望的掙紮著卻只能眼睜睜
看著阿偉將紫色液體注入了她的乳房。

  「放心這是溫和型的媚藥不會有任何傷害的。」阿偉將液體全部推入了一花
的身體之中。

  隨著媚藥的注入,一花感到身體逐漸熾熱起來。

  阿偉低下頭仔細看向一花的陰部,贊到「啧啧啧,果然還是處女,你看著小
穴粉嫩粉嫩的,真可愛。」

  「求你,不要看。」一花心裏是無比羞恥。自己的私處暴露在男人的目光下,
實在太羞恥了。可是一種莫名的刺激感,卻是讓她無比興奮。

  「不要,不要摸那裏!」一花焦急的喊到。阿偉用手觸碰著一花的陰蒂,然
後快速的的搓揉起來。陰蒂迅速充血漲大,一陣陣快感不斷從下體擴散開來,彌
漫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一花閃爍著淚水的臉上泛起一抹淡淡的潮紅,一絲粘稠
的液體從大腿之間慢慢滑下。

  「呵,藥效起作用了,這幺快就濕了」阿偉的話語讓一花滿臉羞紅,她拼命
想合攏美腿但被皮帶綁的緊緊的根本辦不到。

  「我要上了。」阿偉一脫褲子碩大的肉棒讓一花嚇呆了。「怎幺樣專門改造
過得,30厘米長3厘米寬,沒見過吧。」阿偉示威的挺了挺腰。

  原來阿偉上一世的雞巴硬起來只有6厘米,所以重生後專門改造成一把兇器
來滿足自己。

  中野一花看著阿偉的肉棒,那令人聯想到隆起的肌肉般的強壯陰莖,越往前
端越是黝黑發亮,不斷分泌的前列腺液讓人很容易能想像到身經百戰的絕倫狀態。

  完全剝離包皮的烏龜頭,體積相當大而且很重像擦過的一樣黑油油地閃閃發
亮。

  根部還附有睪丸,看上去像是一敲就會發出堅固的金屬聲的緊繃的球體。

  尺寸也遠遠超過常識的範疇,足有網球的大小,那裏面已經裝滿了爲了孕育
女性而生出饑餓的兇猛種子。

  「哈……」

  僅憑想象就感受到了生命的危機,一花情不自禁地發出了悲鳴。

  「不可能,那幺荒謬的尺寸是不可能的插進去得。風太郎快來救救我。」一
花無力的掙紮著。

  一花臀部被擡起,胯下被阿偉的巨根所壓迫的秘所,像被平底鍋咬過的黃油
一樣融化,一邊發出「咕嘟」的淫蕩的水聲,一邊腐蝕一花的思考。

  「啊!」一聲慘叫,碩大的龜頭粗暴的塞入她窄小的陰道,深深的插入宮頸
底端,隨即開始了猛烈的抽插。

  中野一花渾身顫抖,阿偉的每次深入都重重的撞擊在宮頸狹窄的口部,緊湊
的內壁被撐的鼓脹起來,緊緊的包裹住粗大的肉棒不留下一點空間。

  「啊!被插入了!我準備留給風太郎的第一次就這樣沒有了!」一花媚眼圓
睜,落下的眼淚混在鼻涕和唾液中,把她的臉弄的亂七八糟。

  阿偉的淫手在一花身上四處亂摸,尤其她那一對白花花的奶子,不斷地被粗
魯地擠壓成各種形狀,還更是捏著她的乳頭,將之扯的老長。

  強烈的快感如放電電般擴散全身,像巨大的海浪不斷沖擊著腦海,一花的眼
神逐漸變得迷離,嘴唇微張著,胸口急促的起伏不停,連帶著挺翹的雙乳也跟著
一上一下顫動不已。抽插越來越快,一花輕輕扭動著腰臀,不自覺的配合起來。

  「……好強烈……嗯啊啊啊!」一花吐著舌頭,高聲浪叫著。在媚藥的配合
下被人強暴的刺激感,遠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強數倍。

  阿偉越插越猛剎那間,那戳進一花肚子裏的肉棒激烈地上下抽插,蜜穴的棒
子每一次都狠狠地捅進脆弱的子宮中,在子宮裏面瘋狂地進出。

  「嗚哦哦哦哦哦……這是什幺!那東西……鉆起來了……痛死我了……肚子
要被捅……穿了!穿?嗚嗚哦哦哦哦哦!受不了……不行……要……壞掉!嗚哦
哦哦哦哦!」一花的肚子被這粗大的棒子頂出了一個巨大的輪廓,絕頂的快感讓
她如離開了海水的魚無力的掙紮著。

  這強烈的刺激讓阿偉再也堅持不住,只聽一聲低吼,阿偉渾身一陣酸軟,射
了出來,滾燙的精液奔湧著沖進子宮轉眼又傾瀉出來,激得一花全身顫抖,忍不
住呻吟出來。

  阿偉站在一花面前的捏開她的嘴,骯髒不堪的陽具捅了進去,隨即猛烈的抽
插起來。

  「好惡心的味道,可是,並不排斥耶,感覺好刺激。嗚嗚,嘴巴被塞滿了,
嗚嗚嗚,捅進喉嚨裏了。」陽具在上下輪番進出,持續的奸淫著一花的身體,淫
糜的氣氛在房間裏蔓延。

  一花火熱的身軀被頂得渾身亂顫,臉上浮現出興奮的潮紅,鼻息呼出暢快的
空氣,柔美的呻吟著,下體內殘余的精液混合著淫水,隨著陽具的抽動不斷翻湧
出來,泛出白色的泡沫,發出噗呲的聲響。

  狂亂的交合從下午一直持續到第二天天亮,阿偉宛如一台不會疲倦的機器,
一直幹到一花失去了意識也不停歇。

  一花全身都是白濁的精液,蜜穴誇張地張開著,裏面不住地流出著精液,身
體依然還在微微痙攣著,潮紅的臉上滿是愉悅的神色。

  第二天中午,一花從睡夢中醒來床上一片狼藉,雪白的身體布滿精斑指痕和
齒印。紅腫的小穴還在提醒著昨天發生的噩夢,回憶起昨晚的癫狂,到了後期竟
然自己采取了主動更是讓一花充滿羞恥和背德感。

  桌子放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已經幫你請了一天假,浴缸裏放好了熱水,
食物在冰箱裏。好好休息,我以後不會再找你了安心過你的生活吧——阿偉。」

  「阿偉……」一花看著手中的紙條腦海閃過一絲莫名的情緒陷入了沈思。

  叮鈴鈴,一個電話打斷了一花的思緒。

  「一花沒事吧,昨天怎幺不接電話,發生了什幺?」原來是五月打來的電話,
因爲一花一晚沒有消息,第二天又聽老師說一花請假讓她們四個感到擔心。

  「昨天……沒什幺事,就是試鏡人有點多很晚才睡,有些累了所以請假休息
一下,我馬上就趕回去。」一花剛想將昨天的遭遇述說出來卻鬼使神差的編出一
個謊言蒙混了過去。

  「我只是怕她們擔心,絕對不是故意隱瞞。對!一定是!」一花在心中默默
鼓勵著自己。

  「那你一定要注意身體,好好休息,不要太累,要上課了我先挂了。」

  一花挂掉電話起身向浴室走去,撫摸著身上的精斑,手卻情不自禁的抹起一
塊精液放在鼻下深深嗅了一口氣。一股濃烈的腥臭伴隨著男性荷爾蒙直達腦中一
花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動作。一花羞紅臉蛋用力甩開手上的精液,狠狠搓洗自己的
嬌軀。

  一花沒有發現的是自己身體正逐漸發生改變。

  在那天事件過去之後,一花又恢複了往常的生活,像是沒有發生過什幺一樣,
只是有時身體的空虛感在提醒著一花,她已經變了。

  深夜。

  「啊!好爽!還差一點,用力阿偉!高潮了!」一花躺在床上,一只手撫摸
著自己的巨乳,另一只手拿著一個電動玩具在下體不斷抽動。

  一花感到恐懼和羞恥,自己居然會忍不住自慰,還在高潮的時候喊出了阿偉
的名字。

  自己明明喜歡的是上衫君,可是阿偉卻在腦海裏徘徊。

  一個月過去了。

  在這一個月一花的腦海總是浮現出阿偉的樣子,就連在與風太郎輔導的時候
也會將風太郎看成阿偉。

  每個晚上一花都會按耐不住使用電動玩具帶給自己慰藉。但無論哪種型號都
無法給一花帶來滿足。

  一花越是使用電動玩具,就越是思念起阿偉那黝黑、粗壯、熾熱的肉棒。

  終于一天,一花再也忍受不住掏出了手機,撥出了通往罪惡的電話。

  賓館。

  「哎呀呀,這不是中野小姐嗎?這幺急約我見面幹什幺,我可是遵守約定從
未騷擾過一花小姐。」

  一花推開房間門,輕浮的聲音便傳來。一個黃毛面帶惡心的微笑望著她,正
是阿偉,那個奪取了她第一次的男人。

  「你何必明知故問!」一花在看到阿偉第一眼,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從
腦海浮起。

  「你不說我哪知道。」阿偉看著滿面潮紅,雙腿不斷扭捏的一花想到「臥槽!

  不愧是價值500萬美元的尖端科技,這藥效也太強了吧!盧本偉牛逼!」

  原來阿偉之前給一花注射的紫色媚藥乃是大科學家盧本偉所發明的最新科技。

  其中蘊含了阿偉的男性激素,使用過的女人會對阿偉的一切上瘾,而且隨著
時間的推移效果越來越強。

  「我想和你作愛。」

  「你說什幺,聽不見。」

  「我想和你作愛!」

  「大點聲,聽不見!」

  「我想和你作愛,用你的大肉棒插進我的小穴!!」一花崩潰的叫了出來。

  「噢?是嗎,可是我一般不隨便和人作愛。」

  阿偉看著崩潰的一花邪惡的笑到「除非……」

  阿偉的聲音在一花耳中顯得冷酷無情,而下一句又顯得那幺動聽。

  「除非什幺?我什幺都答應你,求求你快……」一花攤坐在地上是多幺無助。

  「除非你願意成爲我的母狗。」阿偉說出了他一直以來的目標。

  「母狗?」一花的聲音帶著一絲遲疑,最後的尊嚴在支撐著她。

  阿偉脫下褲子,漏出了他碩大黝黑的肉棒「對,成爲我的母狗。放棄一切人
權,在我面前像狗一樣隨我支配!」

  一花看著近在咫尺的黝黑肉棒,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我願意!我願意!

  快操我!」

  「那好,說出母狗宣言你就可以品嘗到你要的一切。」阿偉拿出一個攝像機
對準了一花。

  「我叫中野一花,是一名女高中生。現在我將成爲阿偉主人的下賤母狗,一
花在主人面前完全舍棄人類的身份變爲只爲主人肉棒而生的存在。從此以後親人、
朋友、學校、未來這些事跟眼前的肉棒相比都是毫無價值的東西了。侍奉主人,
服從主人將是最令我感到幸福的是所以除此之外的全都無所謂。最後我宣誓將一
花的一切都奉獻給主人,余下的生命都將作爲最最卑賤的下流癡女變態母狗被主
人使用至完全壞掉!」

 阿偉看著攝像機中一花那跪在地上的下賤模樣終于忍耐不住「爬過來讓主人

  教教你母狗的職責。」

  一花汪的一聲,四肢並用向阿偉飛快爬去。用自己俏麗的臉蛋不斷磨蹭著阿
偉黝黑的肉棒,前列腺液在一花的臉上畫出道道反射的光芒。

  鼻子狠狠的抽動,嗅著阿偉肉棒那酸臭的味道胯下一陣火熱,盡然瞬間到達
了高潮。

  阿偉一把抓住一花的頭將粗壯的肉棒插入她的小嘴。

  一花只覺得一根熾熱的鐵棒撬開牙冠,直接塞到了喉嚨裏,將口腔塞的嚴嚴
實實連呼吸困難。

  一花縮著雙頰,嘴唇箍的緊緊的,仔細的舔著龜頭下的一圈肉棱,又用柔軟
的舌背在頂端輕敲幾下,把舌尖抵在張開的馬眼上旋轉著,還一下下的往下頂,
好像要插進馬眼似的。

  阿偉在一花口中猛烈的抽插,有時更是讓其插入喉嚨裏面,用嬌嫩的咽喉摩
擦龜頭。

  一花被插得滿面狼藉,口水、眼淚、鼻涕淌了一臉卻依舊死死的吸住阿偉的
肉棒像是嘗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一樣不願松口。

  阿偉抽插片刻突然大喊一聲「阿偉死了!」用力把肉棒拔出,竟然將馬眼塞
在了一花的鼻孔。一股激流的精液噴湧而出灌入了一花小巧的鼻子之中。

  一花只感到一股濃郁的腥臭伴隨著粘稠的精液從鼻孔中襲來,小穴劇烈抽搐
淫水打濕了內褲再次來到一個高潮。一花努力的吸著,精液仿佛將大腦都浸泡著,
整個人變成了阿偉的味道。

  精液從鼻子流淌到嘴裏,一花不停用舌頭充分攪拌,用自己的舌頭感受著精
液每一絲的味道,濃稠的精液像糊在了嗓子裏混著口水才能艱難的咽下去。

  阿偉抓起一花一個翻身,將一花擺成後入式,將肉棒狠狠的插了進去。

  一花的小穴感到久違的充實,高潮一波連著一波不斷攻擊她的大腦,讓她只
想把這種感覺永遠牢記在腦海中。

  阿偉感覺一花的小穴層層疊疊像無數張少女的小嘴不停吸附著,子宮在肉棒
來到前便乖乖張開,那是一種雌性臣服于強者的本能反應。

  不知抽插了多久,第一道精液噴出,那是一花渴望已久的熾熱感,整個子宮
興奮到痙攣了起來。

  那噴湧而出的精液射到子宮的每一處地方,在子宮的各處重新留下阿偉的痕
迹,證明一花的子宮已經完全成爲阿偉的東西。

  一花感到子宮被阿偉的精液灌滿,這種劇烈的幸福感,劇烈的滿足感,被主
人完全征服的快感。每一個神經都在傳遞著快樂的信號,每一個細胞都像被快樂
包圍。整個人都沐浴在絕頂、幸福、至高的快樂之中。

  「你們先走吧,我要去參加一個攝影,晚上不回來了。」

  「一花最近好忙啊,每天都有工作。」四姐妹看著一花離去的身影「我們也
要更努力才行。」幾人互相打著氣「一花你居然欺騙妹妹們去攝影,卻背地跑到
我這犯賤。難道姐妹們不重要了嗎?」

  一花不著寸縷正跪趴在一個黃毛腳下用自己嬌嫩的小舌頭舔著男人的臭腳。

  像一個得到冰棒的小孩,晃著屁股發出滋滋的聲音。

  「當然是主人重要!姐妹哪能比的上主人的肉棒!求求主人快給母狗肉棒,
母狗的下賤小穴忍不住了。」如果四人在這根本不會將這淫賤的母狗和一花聯想
起來。

  「賤狗,坐上了自己動。」

  「謝謝主人!」一花得到允許,迫不及待的給阿偉磕了一個頭,爬上了阿偉
的腰間用小穴包裹住阿偉的大肉棒。

  「啊!進來了!主人的肉棒好大,塞的母狗滿滿的!好爽!高潮了。」一花
剛剛塞如肉棒就迎來一次高潮。

  一花忘情的扭動著纖細的腰肢在阿偉身上不知起伏了多久。

  一陣鈴聲傳來。

  「母狗,上衫同學的電話,快接。」

  一花接起電話「嗯……上衫……同學,什幺……嗯……事。」

  「一花,聲音很奇怪,沒事吧。」

  「嗯……沒事……我在健身房……鍛煉。」

  「那要注意安全,因爲你好幾天沒來參加輔導所以我有點擔心。」

  「嗯……抱歉,最近太……忙了,嗯……我很快就……會回……去學習,不
會讓……上衫君……失望的。」

  「那你自己小心,我先挂了,不妨礙你健身了。」

  電話裏嘟嘟的聲音還沒消失,而拿著手機的一花完全沒有挂掉電話的打算,
而是全身心投入到小穴的抽動之中。

  兩人的鏖戰又持續到了後半夜,一花幾次被阿偉的大肉棒插到失去意識,又
被活生生草醒。一晚上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嗓子都喊到沙啞。

  在阿偉滿足之後,終于放過了一花。

  阿偉躺在床上掏出一張照片,看著一花美麗的小臉沾滿了他的戰果,雙眼上
翻櫻唇微張,粉嫩的舌頭長長伸出,鼻孔也堵滿了精液,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淫穢
下賤的氣味。

  「哈哈!終于征服了一個那幺接下來該輪到誰了呢?」

  照片上中野家的五姐妹正燦爛的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