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一区二区三区高清不卡精品视频天亮度假

精彩内容:

潘嘉樂和惠雲說了些事情,惠雲就走進浴室了,看來惠雲和潘嘉樂一樣,都是打算在做之前先去洗澡。我看見潘嘉樂坐在床上,從旅行包中拿出一些衣物出來,而那些衣物是我完全沒有看過的。那是一個粉紅色的東西,一邊是闊的,而另一邊就比較窄,除此之外,還有兩個花型的物品。

    我越看越不明白到底那是什幺,在擺弄這些東西的時候,潘嘉樂胯下已經有東西從浴巾中凸出來。我當然知道那個是什幺,想到那個東西接著就會進入一個只有我才能夠進入的地方,我就想沖進去打他一頓,我不禁用力打在地上。

    這個時候潘嘉樂的電話響了,他走去接電話,而電話的內容還是可以依稀聽見。就在他聽電話的時候,腰上的浴巾就這樣滑落在地上,我再一次可以看見那條東方男人罕見、可以征服衆多女人的肉腸就像得到釋放一樣馬上彈出來。而不知道是我當時去遊泳沒有看清楚,還是他變化了,我看出這條布滿青筋的肉棒旁邊是一些濃密的“黑草”,不僅烏黑,而且生長十分茂盛,長度幾乎超過了肉棒一半的長度。

    除了那裏,他身體也看不出有多余的體毛,不知道是不是他平常愛整潔刮了下來,不過就單單陰毛沒有剃,還讓它生長得如此茂盛,看來這些陰毛對他有一定作用。我聽別人說過,陰毛長的男人,他的性能力非常好,不應期非常短,難怪惠雲會一次又一次在他的面前屈服。

    他打過電話,把地上的浴巾撿起,但他並沒有要重新圍住的意思,而是把它放在椅子上。他走到浴室前面敲了一下浴室的門,過了十秒左右的時間,從浴室裏面傳出燈光,看來是惠雲打開了。他把那些奇怪的衣物交給惠雲,跟惠雲說了幾句話,便重新回到床上躺下,看著電視。

    他下體的肉棒宛如一條大蛇,就好像在捕捉獵物一樣,紫黑色的蛇頭在茂盛的黑草叢中高高舉起。我知道蛇尾連著的那兩個像鴕鳥蛋一樣的陰囊,裏面已經醞釀了許多乳白色的種子,隨時準備爲主人整裝待發,打算到時候傾巢而出,在獵物的洞穴裏面布滿主人的種子,期待著受精。

    過了一段時間,浴室裏的燈光再次映出來,走出來的惠雲身上只有一條白色大浴巾,而頭髮因爲剛剛洗過的關係,秀髮反射出的光澤令其更顯烏黑。潘嘉樂看著惠雲出來,但他依舊躺在床上,而惠雲則慢慢地接近他,我望著惠雲看潘嘉樂的眼神越來越暧昧,尤其是當她看見那條大蛇之後,臉上更是呈現出紅暈。

    她都還沒有走近潘嘉樂,就被潘嘉樂邊拉到自己的身邊,邊對她說著話。此時的惠雲已經站在潘嘉樂面前,又剛好她的身體遮擋著窗簾這邊的縫隙,我完全看不出潘嘉樂在惠雲面前做什幺,只是隱約聽到對話的聲音。我不難看出,從惠雲緊緊裹著身體的浴巾的起伏,就知道可恨的潘嘉樂的手在惠雲身上遊走。

    那手要是換成是我的話該多好,而本來這個妻子就應該是我的,要是他們再這樣繼續的話,我真的會忍不住了。

    正當我發愁之際,只見惠雲被潘嘉樂脫下了浴巾,然而,這個時候的惠雲並非赤裸裸的,她身上剛好穿著著剛剛在洗澡的時候潘嘉樂給她的內褲。不看也不知道,那個好像髮卡一樣的內褲就這樣緊緊包裹著惠雲女性的私隱,而整個豐碩的臀部就暴露在我的眼前。

    當惠雲正面朝過來的時候,不僅看見內褲前端的毛毛,還發現那兩個花型物也只把重要的兩點遮住。我感覺出自己已經看得兩眼都紅筋滿布,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還發現了有些燙,因爲我認識惠雲這幺久,第一次看她穿得如此性感。

    別人說若隱若現的感覺比起一絲不挂更加迷人,我覺得這句話說得一點都不錯,現在的惠雲給我的感覺剛好就是這個樣子了。沒想到這個潘嘉樂居然這幺有心思,找到這款內衣。現在想來,我好像在某個網站上面看過的,這款內褲叫做“c-string”,就是最近比較流行的c字褲。

    我看得血脈沸騰,就想現在沖上去插進去,而潘嘉樂好像看慣這種場面了,他並沒有馬上跟惠雲發生關係,而是要她爲自己吹箫。第一次近距離親眼看見惠雲爲自己的情敵口交,而這種服務是自己從來都沒有過的,這種感覺可算是虐心得要命。

    惠雲伸出舌頭,舔著潘嘉樂的龜頭,還不時用舌頭玩弄馬眼。除了惠雲含在嘴裏的聲音,還有就是潘嘉樂舒服的聲音。過了幾分鍾,惠雲就改舔兩個陰囊,兩個鼓脹的陰囊就好像兩個特大版的乒乓球一樣,在惠雲的擺弄和我的眼前跳來跳去。兩個大球被舔得有點濕潤,在光線的照射下發出反光。惠雲有時將陰囊皮咬在嘴裏,潘嘉樂並沒有痛苦的表情,反而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突然,惠雲一下子就把潘嘉樂整個陰莖都吞下一半,這個真的是我認識的惠雲幺?我看著這樣的惠雲,問著無能的自己。惠雲進進出出顯得相當得有規律,看來她最近是經常這樣做了。

    平常的我要是做了這幺長時間,老早就繳械投降了,不過這個潘嘉樂並非省油的燈,他一邊撫摸著惠雲那雙堅挺的乳房,一邊享受著惠雲帶給自己下體無限的刺激。

    十分鍾的時間過去了,惠雲躺在床上,頭部在床的邊緣,頭部往後仰,而潘嘉樂則以半跪狀態把陰莖插進惠雲喉嚨的深處。我看出惠雲已經有點筋疲力盡,口也開始沒有像開始的時候蹦得很緊,不過這不影響潘嘉樂的享受,他抽插的速度開始加快,就在加快到最高速度的時候,最後一下是儘量地插得最深。

    我知道這是男人的高潮——射精的來臨。惠雲雙目緊閉得厲害,喉嚨裏默默地承受著那些滾燙精液的進攻,使我最痛心的是,惠雲的喉嚨隨著陰莖每一下的抖動而起伏。這明顯是射精的力道過大,喉嚨沒法抵擋這洪流一般的沖擊,只好任由這一波又一波的乳白色種子種植在惠雲的胃部內,成爲她的能量。

    一分多鍾的時間,終于緩和了,兩人同時喘著氣,不過潘嘉樂那條東西還粗粗地插在惠雲嘴裏,而惠雲也沒有要他離開的意思。我看見潘嘉樂的陰囊的確是縮小了,但比例還是很大,我真的懷疑他是不是真的人類。

    “好了,我要離開,要去小便了……”我很清晰地聽到潘嘉樂想要離開,只是惠雲馬上用手按著潘嘉樂的臀部,不允許他離開。她因爲嘴裏含著東西,我完全不知道她對他說了些什幺,只聽見了潘嘉樂的回話:“很髒的,你真的願意這樣做幺?”只見惠雲含著潘嘉樂幾乎整條肉棒點點頭。

    “那就沒辦法了……”潘嘉樂雙手拿捏著惠雲的雙峰,一下子也被他的無情力握得變了形狀。我看見潘嘉樂渾身繃緊的樣子,好像在做什幺似的,我看出惠雲樣子很辛苦,喉嚨還是繼續起起伏伏,明明剛剛射過精液,我卻不明白惠雲到底把什幺吞進肚子裏。

    對了,剛才明明聽潘嘉樂說要去小便的,莫非現在惠雲把潘嘉樂的小便當成是飲料不成?惠雲途中還不時有咳嗽聲,也有一些白色的液體從口角中流出,但惠雲很快又繼續吞嚥。

    看著惠雲做出這等重口味的事情,我心痛了、心碎了,不自覺地說出了一聲“老婆”。他們沈溺在享受之中,根本就不會留意到我在外面看清楚所有東西。

    小便的過程完成了,惠雲躺在床上喘著粗氣,潘嘉樂也坐在沙發上歇息。我原本以爲應該是結束了,想不到過了不一會,惠雲便站起來,走到潘嘉樂面前,拿著那條即使軟化也不短的命根子,撸著這條剛剛打過仗的大蛇。

    惠雲跪在地上,手口並用在潘嘉樂胯下再做動作,她不時用指甲刺激龜頭和捏揉那兩個還有著很多“彈藥”的大“鴕鳥蛋”,用舌頭不斷卷著大蛇的身體。

    大蛇在如此半溫柔半剛勁的力道底下,開始慢慢蘇醒。

    我看著惠雲在爲潘嘉樂口交,她臀部和那條性感的c字褲正正對著我,我這時已經忍無可忍,解開褲頭,露出武器,再也顧不上有沒有人看到了。我恨不得打破這塊煩人的玻璃,沖進去抱著惠雲,盡情地發洩一番,可惜現在惠雲就是別人的妻子,不要說愛愛,能夠近看已經算是極大的福份了。

    潘嘉樂胯下的大蛇馬上就精神奕奕地擡起頭來,而惠雲也從上面坐了上去,不知道是剛剛小便的關係還是惠雲裏面已經濕潤了一大片,那條像馬鞭一樣長的大肉腸就這樣一瞬間埋沒在惠雲的肉穴裏面。惠雲把剛剛射滿精液和尿液的嘴伸進潘嘉樂的嘴裏,和潘嘉樂繼續纏綿。

    潘嘉樂在惠雲作主動的情況下,很快又有了感覺,粗壯的手臂環抱在惠雲白嫩的粉背上,而頭部則埋在惠雲還貼著兩個花型乳貼的豐滿雙峰裏面。因爲從我這邊的視野,我只看到大部份都是惠雲的後背,而潘嘉樂則只看到少部份。

    惠雲既性感又有肉感的臀部在我面前上下起伏,兩人擁抱得難舍難離的,還同時露出喜悅的神色。我看著他們這對姦夫淫婦在開始愛的合體,也不甘示弱地開始撸著自己的小蚯蚓。

    “啊……啊……”惠雲在愛愛的過程中,嬌柔的聲音可算是響遍整個房間。

    她除了上下之外還不斷左右搖動,我看過一些av,知道如果騎乘位做這種搖動的話,的確會對男性那裏引起産生極大的刺激,不過我知道潘嘉樂一定就快泄身了,因爲惠雲的肉壺是一個名器,她的那裏比起任何女人都要緊得多,這是婦科醫生告訴我的。

    當年産啓行的時候,婦科醫生說惠雲的陰道實在是太緊了,如果順産的話,極有可能會導致陰道出血,所以必須剖腹産子。而如今潘嘉樂正在挑戰這個極品肉壺,加上惠雲這種極度萌的呻吟聲底下,我估計他必定在兩叁分鍾之內棄械投降,而我唯一祈求的就只希望潘嘉樂不要發射進去。

    出乎意料,他並沒有這幺快就高舉白旗,雖然是情敵,不過看見他有能力抵擋這種夾吸實在是令我佩服。忽然,潘嘉樂抱著惠雲站起身子,用強壯的手臂抱著惠雲的肉臀,一直抱著她讓她利用重力做出打樁運動。

    惠雲的呻吟聲叫得更加銷魂、更加賣力,我也看得血脈沸騰,看來現場望著這種妻子被情敵淩辱的景像,我即使自己撸管也變得精關難保了。我唯有依依不捨地放開手,因爲潘嘉樂的性能力遠遠在我之上,我要是射出來了就會對後面的劇情沒興趣。不過即使我懸崖勒馬,馬眼還是已經流出了一點點的透明液體。

    不知道怎幺回事,他們又忽然停下來,潘嘉樂抱著惠雲走到門前,大聲地說話了。“什幺事?”惠雲問道,看來是酒店的員工來敲門了。惠雲馬上從潘嘉樂的身上下來,胡亂地從行李中找出一件白色t恤穿在身上,而沒有穿內褲就只穿上剛才脫下的c字褲就這樣開門了。

    潘嘉樂躲在惠雲的身後,而惠雲就這樣打開一條小縫隙讓職員說話。由于惠雲下身就只剩下那一條c字褲,所以她非常小心,一直把下身藏在門後,但是這樣的姿勢的確很辛苦,畢竟她的腰部扭曲得厲害。身後的潘嘉樂赤身裸體,身上根本就沒有一絲遮羞布,他撫摸著惠雲的豐臀,那條大肉棒一直插在肉穴裏面,根本就沒有動過。

    距離由于太遠了,我無法看清楚兩人的表情,不過這種情況下惠雲一定忍耐得非常辛苦:本來就快要到高潮的時刻,卻被職員打斷,插在身後的肉棒沒有運動,但又沒有拔出,把空虛的既狹窄又潮濕的肉洞填得滿滿,前後不到岸的感覺真是令人欲罷不能。

    起初潘嘉樂一直就保持這樣的姿勢,然而隨後他耐不住寂寞,就輕輕地抽插了幾下,不過越做就越有幹勁。惠雲用手想阻止他出格的行爲,但無奈自己身體已經出賣了她,那種快感無法抵擋那種強而有力的沖擊。職員的眼神也開始變得詭異起來,雖然不知道她和惠雲說了些什幺,不過臉色顯得紅潤了不少,看來她能夠猜得到惠雲這種前後震動到底是怎幺回事吧!

    和職員的對話結束了,惠雲趕緊把門關上,短短的兩叁分鍾時間,對我來說卻已經過了好幾個小時一樣。潘嘉樂再次抱起惠雲,繼續著剛才的沖擊,伴隨著惠雲的呻吟,她一次又一次地得到了多次高潮,陰道裏的淫水像潮水一樣爆發了出來,不過潘嘉樂並沒有停止抽插,繼續在裏面賣力地工作著。

    我已經很多次因爲抑制自己的神經而停止撸管,正因爲如此,自己的性能力不好,但又強制不射精,使自己整個差不多虛脫,有時候眼睛看著裏面兩條肉蟲纏綿在一起,也不顧上手握武器了。

    “不……不要啊……我還沒有跟他離婚的……你這樣我會……啊……”當我虛脫得把視線脫離室內,躺在地上的時候,我聽到惠雲的尖叫,我馬上爬起來繼續觀看室內的情況。

    只見惠雲雙手抓住潘嘉樂的雙手,試圖推開他,而潘嘉樂的抽插速度開始加快。潘嘉樂已經加快到一個連我都無法做到的速度,潘嘉樂的下身打在惠雲的那個豐滿的肉墊子,發出的“啪啪”聲即使連躲在外面的我都聽得一清二楚。

    潘嘉樂操累了,就把惠雲放在床上,用老漢推車的體位進行著,他的速度有所加快。突然,就在一瞬間,撞擊聲一下子停下了,潘嘉樂用盡最後一口氣把身體向前挺,本來那條無法完全插入的大蛇也在潘嘉樂的無情力之下強制沖進惠雲的體內,估計龜頭都極有可能沖進子宮裏。

    “嗯……啊……”潘嘉樂馬上發出低沈的嚎叫,他的整個身體已經伏在惠雲背上,雙手用力地擠壓惠雲的雙乳,雙峰除了變了形之外,那個抓痕深深地陷入肉中。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惠雲閉起雙眼,雙手不再放在後面,而是把手放在床沿邊,試圖支撐自己的身體。

    我用眼看了看潘嘉樂胯下那兩個“鴕鳥蛋”,體積已經開始逐漸減小,當減小到一定程度,還開始出現“皺紋”了。不過,惠雲的肚皮就剛好和他的蛋蛋形成反比。仔細一看,本來一片平坦的肚皮,就在剛才潘嘉樂停下之際,慢慢變成了向外凸出的形狀。

    可能是因爲惠雲的肚皮沒法承受如此巨物進入體內,在惠雲雪白的肚子外面可以明顯看出潘嘉樂那條大蛇的輪廓。不但如此,還可以看見惠雲肚皮上抖動得十分厲害,這當然也是因爲潘嘉樂在射精的過程中,因爲力道過猛而導致外面的肚皮也跟著抖動的關係。

    我想像著潘嘉樂那些猶如洪水一般的精漿,已經忽略了陰道的運輸,而直接通過大蛇的嘴吐進惠雲那個曾經孕育過啓行、需要再次滋潤的地方。很快惠雲的肚皮就明顯凸出了一個小山丘。我受到如此刺激,雙手剛剛一碰上自己的小蚯蚓就只能流出一丁點的液體。儘管如此,我也虛脫了,剩下的,就只是觀察著裏面的情況。

    “我就已經告訴過叫你不要射進來了……我還沒有跟他離婚……”惠雲喘著粗氣說。“反正這些事情遲早都會發生的,難道你不想跟我生一個小寶寶幺?”

    潘嘉樂回道。他們的語氣哪是在商量,根本就是用打情罵俏的口吻。

    等到潘嘉樂把他所有愛的精華都傳遞給惠雲,已經是兩分多鍾後的事情了。

    他並沒有馬上拔出發軟的大蛇,而是一直保持這樣的姿勢而不會滑出體外,真的難以想像他軟掉的肉棒依然可以讓女性達到高潮。他這樣做的目的是確保了所有的精漿都安全地被運送去目的地——惠雲的子宮中繁殖受精。

    本來想反抗的惠雲無力地趴在床上,肚子並沒有被床遮擋,很清晰地看到她很努力忍受子宮內一下子被逼得膨脹的感覺。過了一會,剛剛經過激烈的播種運動,兩人和我都已經無力地躺在各自的位置上。惠雲轉過身子來,和潘嘉樂親吻在一起,看來她剛才的反抗並非是出自真意,反而似乎很樂在其中。
一区二区三区高清不卡精品视频